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升级浏览器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会导致网站部分功能不可用,建议升级更换浏览器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动态 >> 执法一线

上海南汇监狱:一名尿毒症患者突发眼疾之后

市监狱管理局 发布于: 2018-09-05 分类: 执法一线 浏览量:1,016

近期,上海市南汇监狱尿毒症服刑人员陈广福右眼眼底出血并发展为视网膜脱落。尿毒症使眼疾的治疗复杂化:治疗眼疾需要服止血药,而治疗尿毒症则需要防止凝血,医生只能对其眼疾采取保守治疗。
 

 

图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3岁的陈广福(化名)已经被疾病纠缠30多年:12岁即患肾病综合征,35岁患尿毒症,40岁因运输毒品被判死缓,如今身在狱中,他右眼眼底出血并发展为视网膜脱落。尿毒症使眼疾的治疗复杂化:治疗眼疾需要服止血药,而治疗尿毒症则需要防止凝血,医生只能对其眼疾采取保守治疗。
 
面对陈广福这样的重病服刑人员,南汇监狱在执行刑罚时,也竭尽所能助其就医,正如陈广福的主管干警王世仲所言:“接受法律的惩罚是服刑人员应尽的义务,而管理教育服刑人员是我作为监狱人民警察的本职工作。”
 
2018年5月28日早晨,陈广福起床后睁开眼,感觉眼前模模糊糊,和平时不大一样,好像有什么东西挡在了眼前。不适感持续了一整天。“右眼看不太清楚。”他向主管干警王世仲反映。
 
据王世仲日常观察,陈广福不是个无病求医、小病大养的服刑人员。因为身患肾病,2018年1月,陈广福从其他监狱移押到南汇监狱。在同一个监房里关押的尿毒症服刑人员中,数他的病情最重。平素他寡言少语,内务却做得很好,被子打得方方正正,连续4个月被评为监区“最佳内务”和“自律个人”。
 
干警王世仲是个转业军人,在部队卫生队工作了17年。2014年,他转业至南汇监狱,成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 “眼睛看不清不是小事,一定要去检查一下。”他对陈广福叮嘱到。第二天是个周二,是监区服刑人员集中就医的日子,他提前将陈广福登记到就医的名单中。
 
上海市监狱总医院是上海市唯一一所为政法系系统羁押人员提供医疗保障的综合性医院,南汇监狱与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建在同一个院内。5月29日,王世仲便带陈广福去总医院的眼科就诊。医生初步诊断为他右眼散光,建议他去配一副散光眼镜。
 
就诊一周后,陈广福感觉视力一天比一天差,眼前越来越模糊,甚至无法看书读报了。“散光也没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就等着配眼镜吧。”他想。
 
得知陈广福的眼疾越发严重,王世仲感觉不对劲了。他对陈广福说:“去复诊一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6月26日是周二,王世仲又带陈广福去总医院就诊。拿到检测检查报告两人吃了一惊:右颞部眼底大片出血。对常人而言,眼底出血只要及时止血即可,但陈广福是个尿毒症患者,其治疗方式需防止凝血。
 
就诊结束后,王世仲立即向监区领导和监狱卫生所汇报了这一异常情况。五监区领导联合监狱卫生所干警一起赶至监狱总医院,经三方研究一致决定,尽快借助社会医院力量,及时治愈陈广福的病痛。
 
7月10日,上海市东方医院眼科专家应邀来监巡诊,经过南汇监狱卫生所和总医院的协调,对陈广福了会诊。专家指出,陈广福的眼底出血症状并非单发,而是由其自身所患尿毒症引发,是尿毒症的并发症,建议采取保守治疗。同时,专家建议针对陈广福尿毒症的治疗应使用无肝素的药物,缩短尿毒症治疗时间,在治疗之后需留下观察,视其体内毒素情况采取相应措施。
 
“肝素是一种抗凝剂,”干警王世仲解释,“如果在治疗尿毒症时继续使用含有肝素的药物,陈广福的眼底可能会持续出血。”
 
会诊之后一周,陈广福感觉自己的右眼视力越来越差,用手挡住左眼,右眼只能看到一点微微的光亮。“现在的心情就像当初刚得知自己得了尿毒症一样,非常恐惧、无助。”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恐惧像野草一样在心底疯长。午夜时分,原本熟睡的他会突然惊醒,之后便难以入眠。他辗转反侧,反复问自己:“刑期这么长,以后眼睛看不到了怎么办?”
 
干警王世仲发现陈广福的话越发少了。原本就不太言语的他,变得更加沉默。那只眼底出血的右眼,表面上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实际上却正在悄悄丧失视力。陈广福像以前一样,摸索着做好内务卫生,尽量不让周围人发现自己的异样。
 
7月24日,王世仲带陈广福去总医院复诊。这次,陈广福右眼眼底多了一个出血点,与之前的出血点距离不远。
 
8月6日,陈广福复诊的检测结果更糟糕了——右眼视网膜已经脱落。他在就诊过程中得知,尿毒症患者视网膜脱落后不能像常人一样动手术,结果可能导致眼睛失明。他知道尿毒症患者会出现各种并发症,但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他还是本能地感到恐惧。
 
回到监区,王世仲赶紧向监区领导、监狱卫生所汇报。五监区监区长和监狱卫生所所长又一次赶到监狱总医院了解陈广福的病情,监狱总医院第一时间开了转诊单,建议转院治疗。
 
监狱重病服刑人员离监前往社会医院就诊一事,得到南汇监狱领导的高度重视,监狱召开狱情分析会,安排组织监狱卫生所、狱政科和监狱总医院协同作战,两天之内就帮陈广福挂上了上海市五官科医院的专家号。“关键是去社会医院挂专家号很难,监狱相关职能部门全面协作联动,才做得如此迅速。我们周二得知陈广福眼睛视网膜脱落,周四就知道已经联系好了医院。”王世仲回忆。
 
8月13日,经上海市监狱局批准,南汇监狱组织警力带着陈广福前往上海市五官科医院就医。在就诊中,眼底科专家告诉他们,鉴于病人是尿毒症患者,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只能保守治疗。
 

图像

上海市南汇监狱供图
8月23日,界面记者在南汇监狱见到了陈广福。他面色发暗,嘴唇紫绀,左手的手臂上鼓起了数个大包。“那是造瘘口。”王世仲说,“夏天的时候一看手臂就知道这是尿毒症患者。”
 
陈广福对尿毒症带来的痛苦,已经有点麻木了。他说,对于一个从小就体弱多病的人来说,疾病带来的痛苦不算什么。
 
43岁的陈广福,已经有30多年慢性肾病史。慢性肾衰的终末期即俗称的尿毒症。尿毒症不是一个独立的疾病,而是各种晚期的肾脏病共有的临床综合征,是慢性肾功能衰竭进入终末阶段时出现的一系列临床表现所组成的综合征。尿毒症带来的并发症涉及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神经肌肉系统和骨骼等,患者需每周到医院2-3次,进行约4个小时的透析治疗。肾移植是最有效的治疗方式,但由于供体短缺,实现者甚少。
 
2010年,陈广福确诊尿毒症。原本是一个大卡司机的他,患病后只能待在家里,以治疗为主。他上有65岁的父母亲,下有2岁的女儿,妻子当时也无工作,全家的经济支柱轰然倒塌。他一周需进行2-3次治疗,每月耗费数千元。
 
在4年治疗过程中,他只能依靠兄弟姐妹的接济度日。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他经老乡介绍得了一件差事:帮别人送货,一次便可获利几万元。“因为法律意识淡薄,觉得我只是送东西,又不参与,不算犯罪。”陈广福对界面新闻记者如此解释。
 
2015年7月的一天,他用拎包装着一个20厘米*20厘米大小的方形物品,来到上海一个路口的加油站等人接货,被警察当场抓住。2016年4月,他因运输毒品被判刑入狱。2018年1月,陈广福被移押到南汇监狱五监区。
 
与他同一个监房的还有几名尿毒症服刑人员。南汇监狱每半年对尿毒症服刑人员进行一次全面体检,今年7月的体检报告显示,他们的身体情况并不乐观。“他们中有些服刑人员虽然入狱不久,但实际上在社会上已经进行了长则14年短则6年的透析治疗。一般情况下,一个尿毒症患者能坚持治疗20年就算很好的了。”王世仲说。言下之意,这些服刑者的身体健康状况已然处于一个转折点,要等到刑满释放的那一天,恐怕难上加难。
 
 “他们最在意的是吃。”王世仲发现,“他们认为只有半条命,能吃就多吃一点,能喝就多喝一点。”
 
在监狱里,每名服刑人员每月都可以消费,被称为“大账”,不同的处遇等级有不同的消费限额。监区主管干警会根据服刑人员的需求来“开大账”。
 
由于尿毒症患者的饮食要保持低盐、低钾、低磷、少水,开大账时,王世仲建议尿毒症服刑人员少开或者不开不该吃的食品。为了提高尿毒症服刑人员的营养,五监区与监狱卫生所沟通,最后,经监狱批准,尿毒症服刑人员获得了每天吃一枚鸡蛋的福利。
 
除了关心尿毒症患者吃的问题,王世仲也关注他们穿的问题。
 
他刚接手这批服刑人员时刚好是冬季,上海的冬天是湿冷型的,平均气温4-12℃。按照监狱的规定,每名服刑人员均配发两条冬被和褥子。考虑到尿毒症患者比常人更容易受冻,王世仲向监区申请给他们多配发一套被褥。
 
尿毒症服刑人员在监狱内并未停止治疗。每周三天,干警王世仲陪他们去医院治疗。到吃午饭时间,王世仲便送些馒头给他们垫垫肚子,将炊场送来的午饭留着,等他们结束治疗回监区再吃。
 

图像

干警王世仲用轮椅推服刑人员去就诊。上海市南汇监狱供图
陈广福在尿毒症服刑人员中又更为特殊——他病情最重,又是乙肝大三阳,去年还做了腹主动脉支架手术。王世仲叮嘱他不能做用力的动作,比如深蹲,以防止血管破裂造成大出血。
 
对于陈广福的收押问题,南汇监狱在他移押来之前便召开监狱会议进行了研究。“乙肝主要是通过血液传播,同室居住、面对面说话、一起吃饭等,都不会传染上。监狱卫生所通过查阅相关医学资料,给尿毒症服刑人员全面普及了乙肝传播途径的知识,最后监狱决定不将他单独关押。”监狱党委书记、政委周广洪说。
 
失明的阴影一直笼罩在陈广福头上。得知陈广福的眼疾之后,他的家人随即赶来探望。近期,最令他高兴的事情莫过于8月16日女儿的来访,当时这个43岁的男人哭了。他和妻子在电话里和接见时聊得最多的便是孩子教育和家庭收入的问题。妻子如今在做保险,每月仅1000-2000元收入,且收入不太稳定。
 
陈广福最担心的还是孩子,他说:“我心里没有别的希望,只盼孩子能好好的生活。”当他饱受疾病之苦丧失信心时,王世仲云淡风轻地说一句:“你女儿非常可爱!”陈广福的脸色瞬间明朗起来,似乎内心仅存的希望火苗被点燃。
 
了解到陈广福家庭经济窘迫,王世仲通过监区为他孩子申请了一笔爱心助学款。“数额不大,但对陈广福的触动很大,他找到我当面表示感谢。”
 
2018年4月,南汇监狱刑罚执行科向上海高院上报了一批减刑假释司法文书,其中就有陈广福的一份。作为一个死缓服刑人员,陈广福很关注减刑。上报司法文书材料之前,他不断问王世仲什么时候能报,上报之后,他又不停问裁定什么时候下来,具体是按裁定日期还是上报日期计算刑期。
 
南汇监狱对陈广福眼疾的治疗还在继续,希望他的病情好转。王世仲说,身患尿毒症的服刑人员,明明知道活着走出监狱是渺茫的,“但他们也非常向往,也在为之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