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浏览器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会导致网站部分功能不可用,建议升级更换浏览器访问。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交流>>信件回复详情

军队转业干部相关问题求决

来信时间:2016-07-13

军队转业干部相关问题求决 尊敬的郑局长: 您好! 我们是市戒毒局青东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民警,百忙之中给您增添麻烦,请见谅!此前,我们已经向所政治处、戒毒局反映过关于警衔的问题,局所领导很重视,也十分关心,开展了相关的调研工作,但从三月份到现在还没有给予明确答复。我们也很无奈,所以冒昧地向您反映,请求给予解决。关于警衔较低的情况,全局军转干部不只是我们,但想以陈国常个人的例子向您反映一下情况。 我叫陈国常,男,1970年3月出生,河南省平顶山市人,中共党员,本科。1989年3月,我从河南省平顶山市应征入伍到武警上海市总队服役,2002年2月被任命为武警上海市总队第八支队政治处宣传股股长(副营职),2006年10月由武警上海市总队第十支队(现浦东支队)司令部政治协理员(副营职,少校警衔)转业至上海市第三劳动教养管理所,同年10月,被授予二级警司(相当于部队中尉警衔),定为科员。2008年10月,任副主任科员,警衔二级警司;2010年10月,任主任科员,警衔一级警司。2013年10月,警衔晋升为三级警督。2008年4、5月份,由于同样转业至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局的部分军队转业干部认为,在部队工作多年,职级、衔级定的比较低,还不如刚刚招录入警的地方其他人员。为此,曾到上海市委市政府反映,要求所定的职级、衔级与其工龄、部队的任职相匹配。5月份,当时的劳动教养管理局党委书记蔡永建、纪委书记孙均浩亲自到第三劳动教养管理所进行专题调研,召开军队转业干部代表座谈会,听取大家的意见和诉求。7月份,劳教局政治部出台了文件,明确了军队转业干部在部队的任职连续计算,并对所定的职务级别进行了相应调整。但是,警衔却没有相应调整,部分转业干部再次向当时的局政治部汤义仁主任反映,答复是“手续比较繁琐,职级已经调整,况且警衔费不高,每个级别相差不大”。当时,也切实考虑到这种情况,我们转业干部也没有再坚持调整警衔的要求。 按照国务院、中央军委规定,军队转业干部每年10月份到地方报到安置工作,这与戒毒局每年以9月30日为截止日期,进行一年一度的职级、警衔晋升相差一年,这也就意味着军队转业干部的职级调整、警衔晋升始终与其他招录入警的同志相差一年。2012年底,部分军队转业干部向上级反映,后经戒毒局政治处进行调研,综合军队转业干部的实际,回应了军队转业干部的诉求,对此前相关军队转业干部职级、警衔晋升的文件规定进行了完善。2013年3月份,非领导职务晋升执行新的规定,由原来的一年一次晋升调整为每年的3月、9月份两次晋升。每次关于军队转业干部职级、警衔晋升文件规定的调整,都体现了市司法局、戒毒局领导对军队转业干部的关心和关怀,对此我们作为军转干部都十分感激。而对于我们原来授衔的,却因为调整后的文件不溯及,没有进行相应调整,致使我们部分军队转业干部的警衔,与体制内具有相同工龄、相同学历、相同职级的同事相比,始终有一到两级差别。 对于我们转业干部而言,首先感谢市司法局、戒毒局领导的关心和组织的关怀,但有时也的确感到很困惑。当我们在部队服役时,国家提出“军队要忍耐、要过紧日子”待遇比地方低很多,我们服从大局;当我们退出现役时,国家提出“国防建设要与经济建设相适应”,军人待遇提高了,我们却离开了部队,无法享受到;当我们转业到地方工作,却因我们是半路而来,“规定”要降级使用,部队职务不连续计算,只好认命了;当我们向组织反映,要求给予同等相应待遇时,文件规定修改了,而因为我们是之前来的翻篇了,后人可以乘凉,前面的不再溯及了。郑局长,我是1991年5月份入党的,在部队也一直做政治工作,起码的党性和觉悟是有的,不会犯自由主义错误。关于警衔问题,我们的局所领导很关心,我们很感谢。但,如果涉及到市委市政府的政策或者司法部的相关规定,也会通过正常渠道向市委市政府领导或者司法部反映的。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安全部联合下发《关于警衔微调及职级合并的通知》,明确工作满20年,主任科员满两年,可以授予一级警督警衔。但是,我们想不通的是体制内的同志工作满20年,主任科员满两年,警衔就可以是一级警督了;而我工作27年,主任科员6年,却还是三级警督,整整相差两个级别。 2001年1月19日,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颁布的《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第三十四条:计划分配到党和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军队转业干部,其工资待遇按照不低于接收安置单位与其军队职务等级相应或者同等条件人员的标准确定,津贴、补贴、奖金以及其他生活福利待遇,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对于军队转业干部的安置问题,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早有明确规定。我们当时要求警衔相应调整时,有位“高大尚”的领导以这是以前的规定给予答复。郑局长,对于这样的解释我们也理解,依据当时市委市政府关于军队转业干部的相关文件,我们政治部门这样做也没有错。但问题是,且不论这样的规定是否合理,这样的规定是否有政策依据,显然没有按照“接收安置单位与其军队职务等级相应或者同等条件人员的标准确定”,显然有与《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第三十四条不一致的地方,至少对我们军队转业干部来讲是不够公平的。难道我们在部队工作就不是为国家工作?难道我们在部队工作的警龄级别就抹消了?明明知道这样不合理、不公平,组织上不积极想办法帮助解决,却仍然以这是以前的规定造成的来答复,还要任由这样不合理、不公平的现象持续下去吗?所以,对于这样的领导给予这样的解释令人难以信服。当初,反映要求同等待遇时,我们听信了部分领导的“教导”,选择了默认、忍耐和接受,可如今随着中央《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的出台,2016年2月17日,上海市召开全面深化公安改革动员部署大会,司法行政人民警察参照公安人民警察同步进行改革的推进,警衔津贴进行大幅调整。根据7月4日,司法局召开的司法行政人民警察职业化保障改革会议,其中调整幅度最大的是警衔津贴,警衔津贴由原来的每个衔级每月相差12元,调整到警督每个衔级每月相差150元,这样与单位同等条件的同事相比每个月工资相差近300元。再加上其他方面以警衔津贴调整为基数,以年度工资总额计算缴纳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养老金等差距会更大。而在职级、警衔规定调整后入警的军队转业干部,虽然军龄短、任职短、职别低,但是所定的职级、警衔却比我们原来转业入警的高两级。这就造成了工作时间长、职级调整早、职级级别高反而比工作时间短、职级调整晚、职级级别低的同志待遇还低的倒挂现象。 关于警衔定得比较低的问题,是当时的文件规定造成的,我们的政治部门依照规定办理没有错,但是对于明显违背公平公正的“历史规定”所造成的后果,是否能够给予相应调整,是否能够给予补偿性纠正一下,如果不进行纠正以后再涉及警衔津贴调整怎么办。今年4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国信访工作会议,做出重要指示,强调要综合施策,综合运用法律、政策、经济、行政等手段和教育、调解、疏导等办法,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对于工作时间长、职级调整早、职级级别高,反而比工作时间短、职级调整晚、职级级别低的同志待遇还要低的倒挂现象,难免会使我们心理失衡,思想落差。司法局是法制精神的宣传者,一直倡导追求公平正义的价值理念,一直强调要从优待警,但这样的待遇倒挂现象显然有悖于追求的价值理念,显然不符合逻辑,有失公平。因此,请郑局长等司法局领导,能够结合我们军队转业干部的实际,充分考虑目前这一结果的历史原因和背景,综合目前正在进行的司法行政人民警察职业化保障改革,对我们的诉求给予重视和解决。同时,也相信市司法局会解决我们的实际问题,考虑我们的正当诉求的。 此致 派驻浦东社区戒毒组长 陈国常 市戒毒局青东强制隔离戒毒所 八大队大队长 张 荣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三日

回复内容:

关于青东所民警陈国常信访件的回复陈国常同志:你好!你写给郑局长的网上信件收悉。信中反映军队转业干部首次任职、评授警衔过低问题求决。经核查,你于2006年10月转业至青东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当时确定职务为科员。根据科员的任职以及你的工作年限,首授警衔确定为二级警司。2009年10月晋升一级警司,2013年10月晋升三级警督。根据《首次评定授予人民警察警衔的标准》,作为科员职务人员,参加工作满8年,可授予二级警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警衔条例》第十四条,晋级的期限:二级警员至一级警司,每晋升一级为3年;一级警司至一级警督,每晋升一级为4年。因此,你首次授衔和两次晋升警衔情况正确。信中还反映,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安全部联合下发《关于警衔微调及衔级合并计算的通知》,明确工作满20年,主任科员满2年,可以授予一级警督警衔。体制内的同志工作满20年,主任科员满2年,警衔就可以是一级警督了;你工作了27年,主任科员6年,却还是三级警督,相差两个级别。你这样理解是错误的。根据《关于人民警察警衔微调及衔级时间合并计算两项政策规定的通知》(公通字【2013】8号)的规定(以下简称“微调政策”),“二级警监(含)以下的人民警察,德才表现较好,在首次评授警衔的衔级期间内(包括在此期间职务晋升的),按照《首次评定授予人民警察警衔的标准》达到评授上一级警衔条件的,可在其职务等级编制警衔幅度内调整至上一级警衔。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列入警衔微调范围:(一)2013年1月1日(含)前,已被批准晋升警衔或者首次评授的警衔已届满晋级期限的”。由此可见,你不属于警衔微调范围。特此回复。上海市司法局政治部人事警务处2016年8月1日

信件状态查询
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