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升级浏览器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会导致网站部分功能不可用,建议升级更换浏览器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动态 >> 业务资讯

]妻子去世,他与岳母因遗产反目成仇,公证员施妙招巧解难题

市公证协会 发布于: 2018-08-22 分类: 业务资讯 浏览量:949

"公证员同志,我想办一个继承公证。张先生来到上海市杨浦公证处咨询有关继承公证的事宜,他眉头紧锁,看上去心事重重。

张先生称,自己的妻子李女士不久前刚刚不幸过世了。张先生和李女士育有一子,尚且年幼。张先生的岳父早已过世,岳母赵阿婆仍然健在。

妻子死后留有多种类型的遗产,主要包括房产、养老保险金、银行存款、股票、保险理赔金等。张先生表示就上述遗产应当由谁继承与赵阿婆之间频频发生争议。

张先生认为上述遗产均在小夫妻婚姻存续期间取得,且儿子尚且年幼需要由张先生独自抚养,每月还需要偿还不菲的房贷,故上述遗产理应由自己和孩子共同继承,但是赵阿婆却不予认可。此外因李女士去世,其家属还可获得丧葬补助金,赵阿婆主张自己获取整笔丧葬费用,为此还频频前去李女士的公司吵闹索要丧葬费用与相关社保金。

张先生表示现在与岳母之间的矛盾非常大,迫切需要一个第三方机构可以出面主持调解双方的矛盾,于是张先生就想到了公证机构,希望就上述种种问题可以在上海市杨浦公证处主持之下与赵阿婆一并达成调解协议。


“我先生走得早,我一个人把女儿养大,好不容易等到女儿嫁了人,以为能享享福了,谁知她也年纪轻轻就走了,我心里的苦有谁知道啊!就张先生阐述的情况,上海市杨浦公证处向赵阿婆征询意见,在公证人员耐心的询问之下,赵阿婆也倒出了心中的苦水。

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痛之余,赵阿婆也坦言称自己素来和女婿张先生之间关系走得并不算特别亲近,连给女儿买墓地的费用也是自己承担的。女儿一走自己等于失去了唯一的依靠,且赵阿婆家住农村,生活并不富裕,想到将来要独自一人面对日后的晚年生活,掩面而泣。

此外,赵阿婆对外孙一直疼爱有加,赵阿婆还特别担心之后女婿张先生会不再让自己见外孙。如果张先生能够保证外孙能够经常来探望自己,赵阿婆其实在遗产分配上也愿意让步。另外,赵阿婆的丈夫虽然早亡,但是其名下还留有一套农村宅基地的房屋,万一遇上动迁,赵阿婆担心张先生还另外会主张对上述房屋权益享有继承权。

赵阿婆表示愿意在上海市杨浦公证处主持下就上述这些问题与张先生一并进行调解、解决争议,并要求就协商达成一致的全部内容白纸黑字写成协议。

张先生和赵阿婆曾一并向上海市杨浦公证处提出,在办理继承公证过程中将丧葬费、探望权、宅基地等其他方面的内容也通过协议的方式一并进行处理,这并非属继承公证常规的处理范围及操作方法。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五条与司法部《关于推行继承类强制执行类要素式公证书和法律意见书格式的通知》精神,根据当事人申请,公证机构对家事纠纷进行调解是一项便民利民的大好事,有利于化解矛盾,减少诉讼。

在调解中,公证员反复耐心劝解双方当事人,以和为贵,看在逝者李女士与小孩的份上,各退一步。通过近半年的努力,在公证员的主持下,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在调解协议起草过程中,公证员还主动联系了在外地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建议,在公证书中加附了申请人有关银行账户的信息,使张先生与赵阿婆不必再奔波到外地保险公司去办理理赔手续,大大方便了张先生与赵阿婆。


一桩烦心家务事,通过公证调解,终于使亲情得以修复,纠纷得以化解,有效地促进了家庭和睦,弘扬了和为贵的家庭伦理和社会价值,受到了当事人的一致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