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浏览器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会导致网站部分功能不可用,建议升级更换浏览器访问。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交流>>信件回复详情

关于普陀区人民医院、普陀区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草率不负责任处理医患纠纷的情况反映

来信时间:2017-12-13

尊敬的陆卫东局长: 今天来信主要反映普陀区人民医院及普陀区医患纠纷调节委员会草率、不认真负责处理医患纠纷一事并要求得到解决。 一、 事情经过:本人父亲包从海系88岁高龄离休干部(1947年参加解放战争)于2016年因慢性阻塞性肺病等慢性疾病入住普陀区人民医院干部病区(11病区2床),2017年4月24日凌晨2时许,因病床护栏损坏,无法拉起起到防护作用,导致从病床坠落,胸部CT检查结果:右侧第6至8肋骨骨折。4月27日出现肺部感染加重,因父亲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按照医嘱长期需使用呼吸机;5月2日右侧背部有肿块出现,后经检查系肋骨骨折造成肋间动脉断裂,期间出血量达1万毫升,等于人体全部血量失血4次;从6月2日开始在局麻情况下进行各类胸腔手术12次;4月24日开始无法使用呼吸机,导致慢性阻塞性肺病加重;7月29日因慢性阻塞性肺病加重,呼吸衰竭死亡。 纵观从父亲坠床直至病故整个过程,可以清晰的看出以下因果关系:坠床—肋骨骨折—肋间动脉断裂胸壁大出血—自身免疫,修复,凝血功能急剧下降,咳痰功能严重丧失—骨折痛感无法自行咳痰导致二氧化碳滞留,大量痰液淤积于肺部—慢性阻塞性肺病无法正常有效治疗并急性加重—导致呼吸衰竭死亡。 2017年8月3日,医院医务科孔科长、干部病区蒋主任、医院保卫科科长接待我们,孔科长言:你父亲坠床完全由医院负责,现在医院无权限处理你父亲的医疗人身损害事件,需要你们配合去普陀区医调委处理。对此我们表示理解并全力配合,同时我们提出病床属于医疗设备,我父亲坠床与第三方护理公司无任何关系。 2017年8月28日,我们根据医患纠纷调解的规定,将相关材料送至普陀区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等待接受调解。11月24日医调委调解员来电告知:普陀区人民医院不接受调解,理由是第三方护理公司不接受调解,只愿接受诉讼。对此我们十分不解和气愤。 二、问题质疑 1:普陀区人民医院主动约谈并希望我们去医调委调解纠纷,说明医院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但现在又以第三方护理公司不愿调解为由,进而医院也不愿调解,请问医院这样是否考虑过家属心情?是否认真慎重的解决医患纠纷?是否符合国家卫计委等三部委《关于加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意见》的精神:解决纠纷应贯彻执行“调解优先”的原则。根据《上海市医患纠纷预防与调解办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患方当事人单独申请调解的,公立医疗机构应当予以配合。纵观这起医疗人身损害事件与第三方护理公司并无关系,我们咨询过其他医院专业人士、法律专业人士,均一致认为是医院责任。据此医院作出不调解的决定是置国家卫计委精神于不顾;是置妥善慎重解决医患纠纷,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于不顾;是置人民群众的疾苦于不顾。总之就是与党和国家构建和谐社会,稳定社会秩序,减少社会矛盾的精神相悖。 2:普陀区人民纠纷调解委员会工作作风简单粗糙,偏信医院一方之言。我们8月28日到医调委时就明确告知调解员医疗人身损害事件的经过及第三方护理公司无责任的依据,但医调委的调解员依然偏听偏信医院的观点和要求。根据《上海市医患纠纷与调解办法》第三十三条(公平调解)第二款之规定:人民调解员应当在充分了解纠纷事实经过和调查核实的基础上,适时向医患双方提出解决纠纷的建议。请问医调委调解员是否到病区调查过?是否到第三方护理公司调查过?从8月28日至11月24日通知我们终止调解,为什么不组织我们和医院进行沟通,哪怕是一次?对此我们认为医调委工作简单粗糙,政策法规把握不准,为民服务意识淡薄,贯彻执行三部委《关于加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意见》不力。 三、要求希望 1、希望上海市司法局领导重视民声,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帮助解决我们的困难 2、希望普陀区医患纠纷人民调解会认真贯彻执行相关文件精神,重视新时期医患矛盾的化解,准确把握运用政策法规,切实为化解医患矛盾做好本职工作。 3、希望普陀区人民医院尊重事实,认真慎重解决医患纠纷,防止医患矛盾激化,切忌滥用诉讼权。 4、我们真切期待普陀区人民医院重新回到调解的轨道上,切实把这起医疗人身损害事件解决好。 此致 敬礼 患者家属:包玲琪 二O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

回复内容:

包玲琪: 根据《人民调解法》和市政府有关规定,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必须在医患双方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开展,当事人有权接受或拒绝调解;当事人拒绝调解的,调解应当终止。 你与普陀区人民医院的医患纠纷,因医方表示拒绝调解,普陀区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已按规定终止调解。调解终止后,你可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前述医患纠纷。 特此答复。

信件状态查询
看不清?点击图片换一张

扫描关注